侠门港口 - 玄幻小说 - 穿越六十年代之末世女王最新章节 - 第一百九十一章能是啥好人

穿越六十年代之末世女王 第一百九十一章能是啥好人

作者:小硕鼠5030书名:穿越六十年代之末世女王类别:玄幻小说
    肖富文受不了的给她打了个停止的手势,他站在这里不是想听这个的。

    “说重点!”这些铺垫就不用说了,上辈子他可是没少听。

    这个时候肖母是真的感受到了这个二儿子的变化,这哪是自己那个从小就听话,还能干活的二儿子啊。

    对于这样的儿子,肖母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看到对面儿子脸上不耐烦的神情,想着他说的可能是真的,可能真的有事去急着办,那自己就快点说,早点把粮食拿走,也好不耽误儿子的事。

    “你弟妹都小,你哥家以后还要有小侄子,咱家劳力少人口多,分的那些粮食根本不够吃,我想着你就一个人,看能不能给家里匀点粮食,帮帮家里??”肖母说的理直气壮,这一晚上的功夫,她已经觉得这是老二应该为这个家付出的了。

    肖富文嗤笑了一声,三四十年了还是那套嗑,就没有新鲜的。

    “大娘,你是不是弄错了。我现在是一个人过,但是我也是人,也是需要吃饭才能活着的,你现在让我把粮食给你们,那有没有考虑我以后怎么过日子?”

    “这还不简单,你就回家去吃饭呗,你单独开火又费柴火又费粮食的,不划算,你还像以前一样回家吃不就好了。要我说,当初你非要搬出去就是多余的,这么来回的折腾有啥意思??”肖母觉得老二回家吃饭就是多加一瓢水的事,这还算是个事吗。

    肖富文被气笑了,上辈子他就是因为小的时候让着这个心疼那个的,每次他碗里的粥都是最少最清的,结果到最后的下场就是熬坏了身子生不出孩子,让兄弟姐妹们理所当然的来花他的钱。反正你也绝了后,与其以后把钱都给了外人,还不如给你侄子外甥花呢。

    “大娘,”肖富文这句喊的很大声,“不管是费粮食还是费柴火,那都是我家的事,就不用大娘操心了?;褂形以俅沃厣暌槐?,希望这是最后一遍,我已经过继出来了,我和你已经不是一家人了,我的粮食谁也别想惦记??”

    “还有,你不是说多个人就是加一瓢水的事吗,那你大可不必上我这来借粮食的,你直接做饭的时候多加一瓢水,就是你家在多十个八个孩子也能养活了,不是吗?”肖富文说完,也不想在跟她墨迹了,直接走向前一步,回身就把院门锁上了。

    “大娘,你要是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一步了,我这还有事得出去一趟??”说完也不在看目瞪口呆的肖母了,转身就走人。

    肖母傻呆呆的看着儿子就从自己面前走了,她转头看看院门上的大锁头,在转头看看要消失的背影,还是想不明白咋说的好好的,老二咋就说走就走呢,这是发火了?

    她一路寻思这事回了家,到了家后,这才想起来她是特意请假回来找老二的,家里人都还在队里上工呢。

    虽然粮食已经分下来了,但是队里还有些收秋的活。

    想到工分,她也顾不得想那些了,交代了小儿子?”肱妇浜?,就匆匆忙忙的往晒谷场跑。

    而晒谷场这边,一群老娘们围坐在一起,一边挑种子,边说着肖富文的事情。

    “我听说,肖富文那孩子分粮食的时候跟队长说要用红薯换苞米,还是队长好心,可怜他就一个人,分那么多红薯也处理不过来,就同意他拿红薯换苞米了??”一个大娘边说边啧啧,也是可怜那孩子,有爹娘跟没爹娘一样,现在弄得就自己一个人,啥啥还都没学会呢,吃饭都成问题。

    “可不是,我也听说了,昨个我就看他自己一个人,那小身板子一趟一趟的往家扛麻袋,哎呀,你们是没看到,那汗流的啊,嘀嗒嘀嗒的,看着可真是可怜啊??”一个婶子也说着昨天的事。

    “大茹婶子,既然你看着孩子可怜,咋没让我叔帮一把呢??”一个小媳妇在旁边起哄。

    “我咋没让呢,你叔都出来了,结果富文那孩子有志气,说啥都不让我们帮忙,说是最后一袋子了,他能行??”大茹婶子说着也是唏嘘,这小小一个孩子,就得自己啥都干,可怜啊。

    “哎,这么说,这孩子是够可怜的,现在手里的钱也都花完了,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呦!”又一个小媳妇凑过来一阵唏嘘。

    “钱?啥钱?他一个小孩子家家的,当初过继出来的时候可是一分钱都没给,这干了半年多反倒倒欠队里工分,他到哪有钱去??”大茹婶子挑眉看着小媳妇,那表情好像是在说你想钱想疯了吧。

    “哎呀,婶子你这就不知道了吧,大家伙可都再传肖家爷奶走之前给肖富文那孩子留了东西的,要不他干啥刚分出来就能去上学啊。不说耽误上工,就是学费啥的也不老少钱呢??”她家孩子都没去上学,听说肖富文那孩子去了,谁都得嘀咕嘀咕。

    大茹婶子也听说过这话,但是她可是从来没信,当初肖家爷奶还在的时候,她和那俩老也走动,真没看出来那老两口是有啥好东西的人。

    “哎,你们猜,他爷奶能给他留多少钱?”

    “我听肖富文她姑姑说,肖老太太年轻的时候有个金戒指,后来到是看不见了,估计给肖富文留的就是这个??”一个知道点内幕的妇女有些忍不住了,也加入了进来。

    “哎呀,肖家还有这好东西呢?”旁边有人惊呼。

    “就是留了个金戒指能顶啥用,现在这年景能出去换个十块二十块就了不得了,肖富文那小子自己过之后,又是吃饭又是上学的现在又自己出去租房子住,那点钱还够花啊??”大茹婶子怕有人惦记孩子的钱,赶紧的说道。

    “那可不,就是上学半年啥都加起来也的三五块钱,这么算以来,十多块钱还真不当啥事??”

    “我看啊,肖富文那孩子手里估计没啥钱了,要不能主动找队长要求照顾吗??”

    这话题就又绕到了原点。

    肖母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很有默契的结束了这一话题,因为肖家父母为了十块钱就把二儿子卖出去的事全村都是清楚的,孩子过继出去后,他们两口子对老二不闻不问大伙儿也都看的明明白白。所以大伙儿对肖家两口子的感官可是下降了不少,都能这么狠心的对自己的亲儿子了,那还能是啥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