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门港口 - 玄幻小说 - 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 - 第456章调包

重生八零幸福路 第456章调包

作者:墨染清安书名:重生八零幸福路类别:玄幻小说
    俗话说得好,佛要金装,人要衣装,银梭本来就长得有几分姿色,再穿上一套好衣服,顿时变得青春靓丽起来。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非常高兴,衣服穿上了就没有脱下来了,直接付款走人,又去了国营烤鸭店,买了一只烤鸭吃了。

    穿着一身好衣服当然要招摇招摇了,于是银梭顺便逛了逛中山公园。

    可惜那时国庆节已经过完了,平常日子里逛中山公园的人并不太多。

    她本来打算边逛中山公园边钓凯子,可惜愿望落空,在工作日闲逛的都是没工作游手好闲之人。

    不过前些时怀孕,不敢走出家门,在家里躲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出来逛逛公园也是挺好的。

    逛完公园,银梭又给自己买了两笼小汤包吃了,这才往家走去。

    现在她不怕花钱,反正她有来钱的地方,只是防护措施还是没办法做,这点她有点担心,害怕再次中招。

    虽然她早已不要脸了,可是那个年代一个未婚女孩去药店买避孕的东西她还是没那个胆量。

    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银梭吃饱喝饱玩好,踏着暮色回到了她那间破烂的出租屋。

    才走到出租屋门口就见吴彩云站在她出租屋前焦灼的走来走去。

    一见到她,吴彩云就快步向她走来,眼睛马上就盯在她的脖子上:“这块玉佩果然在你手上!”

    银梭下意识的用手盖住脖子上那块玉佩,往后退了两步,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申明:“这玉是我捡到的??”

    吴彩云见状,忙笑着道:“我不是来跟你要这块玉的??”不由分说把她拉到屋里,把门关得严严的。

    银梭见她这么神秘兮兮的样子,反而疑惑了,不知道她找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

    自从上次母女两为钱撕破脸皮之后,吴彩云连她坐月子都没来照顾过她一天,母女两早已形同陌路,现在吴彩云找自己能有什么好事?

    吴彩云在银梭身边坐下,眼睛仍然盯着她脖子上的那块玉佩,郑重其事道:“银梭,我告诉你一件事,唐晓芙的亲生外婆找来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银梭狐疑的问,就算唐晓芙的亲人找来了,也应该是父亲或者母亲,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外婆找来……这是个什么梗?

    “我前两天腹部有些不舒服,在你爸的职工医院住了两天院,无意中碰到唐晓芙的外婆在医院向那些护士打听唐晓芙和方文静下落??”

    银梭忙问:“唐晓芙的外婆打听到方文静母女两个的下落没有?”她不想唐晓芙的亲人找到她。

    吴彩云嘲讽一笑:“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当初妇产科的那批护士退休的退休,调走的调走,新来的那些护士见都没见过方文静,唐晓芙的外婆怎么打听?”

    银梭探究的上下打量着吴彩云:“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这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吴彩云谄媚的笑看着她:“银梭,你有所不知,唐晓芙的亲妈很有钱??”

    这句跳脱的话大有深意。

    不得不说,银梭这个人虽然在学习上没有任何天赋,甚至有些偏笨。

    可是在其他事情方面她就表现得特别聪明,这就是人们说的智商低、情商高,只可惜她情商高从没用到正途上。

    银梭马上反应过来,吴彩云突然找她,并且对她展开笑脸的原因。

    这个原因和她从吴春燕那里偷来的、现在挂在她脖子上的玉佩有关系,她挑眉看着吴彩云:“你想要我冒充唐晓芙?”

    “你真聪明?”?!”吴彩云笑得很夸张。

    银梭却波澜不惊:“你就不怕我露馅了吗?”

    吴彩云胸有成竹的摆摆手:“这一点你不用担心,露不了馅的??”

    银梭不解地问:“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因为唐晓芙是出生时就被人偷偷换走了,她的外婆要想认回唐晓芙,只有她亲妈留下的那个玉佩这唯一的一个信物??”吴彩云的目光又不由自主地落在银梭脖子上。

    银梭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上那块玉佩,蹙眉问:“妈妈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吴彩云扭捏了一番,这才下决心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方文静在医院里生产那一天,我和你奶奶特意赶到了省城,准备她生下男婴就把男婴给调包卖掉。

    方文静从产房里推出时,因为刚生产完,人很虚弱,沉沉睡去,这个时候把婴儿调包是最容易下手的。

    我和你奶奶悄悄地潜入到方文静的产房,抱起她身边的婴儿检查性别,居然是个女孩!

    这令我和你奶奶都非常惊讶,怎么会生了个女孩子?不是乡下的郎中给方文静把脉,信誓旦旦说她这一胎是个男孩吗?

    我和你奶奶不甘心就这么离去,想趁着方文静熟睡时,把她身上的钱物都偷去,她来城里待产,她大伯给过她钱??”

    银梭觉得她们蠢,凉凉道:“你们偷她的钱就不怕她和你们闹吗?”

    吴彩云心中暗想,这孩子虽然聪明狡诈,但还是嫩了点,嗤笑一声道:“她和我们闹总得拿出证据吧,这医院来来往往的这么多人,进出她病房的人也不少,她凭什么就能一口咬定钱是我们偷的,那不是疯狗吗?”

    银梭欣赏地笑了一下,在心里好好揣摩着吴彩云的这几话,这招倒打一耙的招术自己可要用心学:“你们从方文静那个贱人那里偷到了多少钱?”

    吴彩云神色凝重地伸出一根手指。

    银梭失声叫道:“一百块?。?!”

    一百块别说十几年前了,就算现在也是一笔巨款。

    吴彩云面露得意之色地点了点头:“这一百块钱可谓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和你奶奶一翻方文静那个贱人的枕头底下,就发现了那一百块钱,你脖子上戴的那块玉就和那一百块钱在一起,我和你奶奶当即拿着那块玉佩和那一百块钱出了病房??”

    银梭一头雾水的问:“那钱和玉佩都是在方文静死贱人的枕头底下找到的,这和唐晓芙死贱人的亲妈有什么关系?”

    “你耐着性子听我说呀??”吴彩云正讲的投入,被打断了话,有点不爽:“当时我和你奶奶都很惊讶,没有想到方文静手上居然有这么多钱!我和你奶奶当时都以为这钱和玉佩都是方文静的大伯给的,并没有多想。

    我和你奶奶就兵分两路,我带着钱和玉佩回乡下,你奶奶留下来静观其变,如果两个人都走怕被方文静抓?“驯?。

    可奇怪的是我后来旁敲侧击地向你奶奶打听,方文静那天醒来后有没有寻找那块玉佩和那一百块钱,你奶奶当时得意洋洋,说方文静胆小,醒来后连个屁也不敢放,甚至脸上连点怨念都没有,觉得自己厉害,把方文静掐得死死的。

    可我不这么想,那一百块钱在十几年前可是笔天文巨款!如果那钱是方文静的,她再怎么老实也不可能连问都不问一声。

    于是我心里猜测那个玉佩和那一百块钱肯定是别人塞在方文静的枕头底下的,而方文静根本就不知道。我怀疑塞钱在方文静枕头底下的人是她隔壁病房的那个产妇??”

    银梭听得津津有味:“妈妈为什么怀疑是那个产妇?”

    “因为方文静生产的那天,我从乡下赶来,直接去的医院,那时你奶奶还没来,我进病房时看见方文静隔壁病房的一个产妇鬼鬼祟祟的弯腰站在她床边似乎在干什么,一看见我就赶紧离开回了自己的病房,她那时才生产了一天,怎么就下床四处串门了呢。

    并且方文静沉睡,她站在方文静病房边干嘛?这不合常理!

    并且事后我特意去医院打听了一番,那个产妇生了个女孩,在我和你奶奶偷拿了那块玉佩和那一百块钱的当天就出院了,她这么可疑,那些钱和那块玉佩不是她放的还会有谁?”

    银梭分析道:“那个产妇生的是女儿,可是得知方文静很有可能生个男孩,所以就买通了护士,如果方文静生下男孩就帮她调包,调包成功后,她又觉得愧对自己的亲生女儿,所以才在方文静枕头底下放了一百块钱和一块玉,想弥补唐晓芙那个死贱人!她因为怕别人看出破绽,特别是怕被方文静发现,所以匆匆出了院??”

    “对!就是这样!当时我和你奶奶看到方文静刚生下的女儿居然长得白白胖胖的,就觉得很不可思议。

    你又不是不知道方文静在唐家过的什么日子,怎么可能生下一个强壮白胖的孩子,这么多疑点足以证明方文静的孩子是被人调包了,而且唐晓芙长大后既不像爹又不像妈,这更是铁证??”

    “妈妈把心里的猜测告诉唐家其他人了吗?”银梭思索着问道。

    “没有??”吴彩云答的非常干脆利落,“秘密怎么能轻易告诉别人??”

    她那个时候就打算拿唐晓芙来说事,攻击方文静了,又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唐家人!

    “那时候妈妈知道那个产妇家的条件很好吗?”

    吴彩云自以聪明绝顶的一笑:“这一点不用打听,在那个年代能够拿出一百块钱的肯定是有钱人,所以你冒名顶替了唐晓芙那个死贱人肯定能够吃香的喝辣的,穿金戴银??”

    银梭心激动得怦怦直跳,如果自己能够成功的冒充唐晓芙从此就能够当上有钱人的女儿了!

    吴彩云见银梭动心了,就要去找唐晓芙的外婆联系,让银梭冒充唐晓芙,好弄些钱她花花。

    银梭把她拦??:“妈妈千万别去去联系唐晓芙的外婆,不如我和唐晓芙的外婆来个偶遇??”说罢,一脸不怀好意的对着吴彩云笑。

    吴彩云也回她一个会心的笑,忽然一把握住她的手,满脸愧疚道:“银梭,你受苦了,你坐月子妈没来照顾你,是因为妈那段日子身子不好,你……一定要谅解妈??”

    银梭心里冷笑,知道吴彩云怕她冒认唐晓芙成功,从唐晓芙亲人那里捞到好处没她的份所以才套近乎。

    她也不戳穿,假惺惺道:“妈,我从来没有为这事怪过妈,妈别多想??”

    母女两个相视一笑,冰释前嫌。

    银梭和吴彩云搭档,演了一出戏,吴彩云穿上唐建武的衣服,借了一辆自行车,故意把出门买菜的唐晓芙的奶奶杨洁撞倒就跑。

    杨洁被撞得不轻,半天都爬不起来。

    躲在暗处的银梭这时急急急忙忙跑了出来,又是问她撞得怎样,又是送她去医院,然后再恰到好处的让杨洁看到她脖子上的那块玉佩。

    在杨洁一再追问下,银梭就说这玉佩她从小就佩戴在身上,故意留下点线索,说是她妈妈在医院生产的时候不知谁同情她妈妈,不仅偷偷给了她妈妈一百块钱,还给了这块玉佩。

    杨洁仔细的打听她妈妈是在哪个医院生的她,银梭就说出唐振中单位的职工医院。

    无意中碰到自己四处打听的外孙女,杨洁内心无比激动,提出要和银梭的妈见上一面。

    银梭编出一段悲惨遭遇,说她的亲生母亲被奶奶虐待致死,现在的母亲是她后妈,不过她后妈对她非?:?。

    她之所以要编这段悲惨的经历,是怕唐晓芙的亲妈和亲外婆看到吴彩云露馅了。

    杨洁一愣,就改口,银梭的“后妈”亲爸她都要见。

    银梭很想向杨洁打听为什么是她出面在找唐晓芙,而不是唐晓芙的亲妈出面找唐晓芙,可她怕打草惊蛇,没敢问。

    杨洁要见唐振中,那么就得和唐振中通气,让他帮忙一起演戏欺骗杨洁。

    现在唐振中对她母女都很冷漠,恐怕不会轻易帮她,那就许诺他好处就行了。

    打定主意,银梭去了唐振中家,说明来意。

    吴彩云也在场,母女两个都眼巴巴的看着唐振中,希望他能助银梭一臂之力,让她飞上枝头变凤凰。

    唐振中毫无温度的看着银梭和吴彩云。

    他不是唐振华,没那么好糊弄,很快就把唐晓芙的外婆来寻亲这件事和吴彩云当初怂恿他在法庭上一口咬定唐晓芙不是他的孩子这件事联系在一起,冷冷的逼视着吴彩云:“原来你当年就知道唐晓芙已经被调包了,怪不得当年在法庭敢那么肯定唐晓芙是野种??”